关于我

生来死去,棚头傀儡
一朝线断,落落累累

 
 

降温杂感

我们没有火炉,一层窗玻璃隔不开寒冷。风从各处来到,吹醒明媚春日的梦境。风不会把静默着的我们吹成一架架枯骨,因为我们还有南国的雨和相思。

评论
热度(11)

© Artemisia_Ele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