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生来死去,棚头傀儡
一朝线断,落落累累

 
 

深夜的胡言乱语

    总是只有在感到痛苦的时候才想写下些什么东西,我对痛苦可能过分地敏感了,将身体的不适无限的放大,过度解读他人的言语。想要哭泣,为了我曾高呼:“我爱人类啊!”却在他人眼中是个陌生人,叛逆者。如此,我宁愿做一个局外人。对于我来说,开始就意味着结束,意味着痛苦,没有办法,唯有把那些都看作是水桶,如此便可惋惜却不痛心。

    有时会想掐死一只知更鸟,我将观赏那份最后的无辜和美丽,于是让冷汗都冒出来的痛苦便可顺理成章地化作一份假惺惺的悲哀哭出来,为了自己,为了不能在一个阳光明媚,花团锦簇的春日里沉沉睡去的我哭泣,为了如何得与凉风约,不与尘沙一并来。

(打完字一看,真是疯言疯语啊)

评论
热度(13)

© Artemisia_Ele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