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生来死去,棚头傀儡
一朝线断,落落累累

 
 

谛听他的灵魂之声

    他是美丽的,他的眼是迷蒙的紫蓝色湖水,那是梦,是烟云,浸满了鸢尾花汁。

    请拆除掉那埃菲尔铁塔吧,不需要它,它无法代表任何,甚至不如它身旁梧桐的沙沙低语,那是他的灵魂之声,诉说着缱绻情话,我亲爱的法兰西!

    黄昏漫步塞纳河畔,左岸的风景伴着沾了夕阳的风柔柔地吹进人的眼睛,波光粼粼的纹浪之声和着香颂缠缠绵绵,那是他的灵魂之声,柔和地吟唱着,宛若一缕柔风,抚着丽人的脸庞,我亲爱的法兰西!

     凡尔赛宫殿前的狮头喷泉汩汩流动,那是流经这座皇宫的年与史,恍然时,骑在马背上的路易十四像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君王,那个翩翩少年郎,法兰西的太阳,驾驶着法兰西这艘大船乘风破浪。听,拂过大特里亚侬宫花园的那阵风,是他的叹息,自他灵魂深处而来。

    漫步鲁昂的街道,忆起那位如风和光一般的圣女,熊熊的烈火是她的终焉,也是她的颂歌,为这位坚贞的少女贞德。听,水珠溅落的声音,是的,我亲爱的,那是法兰西的泪,从灵魂淌出,为了荣光与爱情。

    我思及风华绝代的玛戈皇后,念起南征北战的波拿巴,还有羸弱但温柔的弗朗西斯与他的苏格兰的玛丽,还有卢浮宫下那段古旧的城墙,那年凯旋门下归来的英雄,普罗旺斯那明媚的阳光与熏衣草的迷离,安纳西那曲折蜿蜒的河和那方宛如碧玉的湖,那里静静游着三两只天鹅,太多太多,关于我亲爱的法兰西。

    他的脉搏在跳动,灵魂的回响从未停下,关于许许多多历史的尘烟和前方的光亮,那是荡气回肠的,是柔情万种的,他是如此迷人,以至于埃菲尔无法代表他,你们所制造的不过是贴上了法国标签的空洞产物。去到他身边吧,圣母院的钟声仍响悠扬回荡。午夜梦回,贵族们还在翩翩起舞,衣袍窸窣作响。来啊,谛听他的灵魂之声。


评论
热度(18)

© Artemisia_Ele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