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生来死去,棚头傀儡
一朝线断,落落累累

 
 

夜晚露天咖啡馆

    “但即使我们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这火也是不相同的。或者应该说其实光彩夺目这个词比心里燃烧着火焰更适合形容他。”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挥散那些咖啡上升腾起的白烟。

    “如果您是在说你们的艺术理念不同的话......我想是的。”我用迟疑的语气说到。

    “并且,雷诺阿先生的画确实是柔和美丽得光彩夺目的。”

    他没有正面地回答我,而是继续絮叨着他的故事,他说:“当我画一个太阳,我希望人们感觉它在以惊人的速度的速度旋转,正在发出骇人的光热巨浪(1)......”

    “保持你对大自然的热爱。(2)”他做出了总结。

     “是的,我能感觉得到你的热爱,它快要把你周遭一切都染红了。”我自以为幽默地调侃了一句,并用扇子掩着嘴轻声笑了出来。

    “即使康达维斯小姐您成为了卡蒙度夫人,蓝色洋装换成了红色长裙,我也染不红雷诺阿。”他自嘲似的笑了笑,并继续说:“他说我把火的颜色染到了阿尔勒的卧室的被子上,然后把妓女请了进去。啊,真是抱歉,我无意冒犯您,卡蒙度夫人,请您原谅我的唐突。”

    “不必在意,我的丈夫在外面养了几个'妓女'这种事早就人尽皆知......而且,也只有康达维斯小姐听不得这种词啦。”我一边扯出一个笑容,一边盯着我手上那把张开的,做工精美的折扇。随即我摇了摇头,并把它合了起来,搁置在桌子的一边。

    “倒是您和雷诺阿先生的爱情让我费解,他居然允许了您把一个妓女带进卧室!”我说着,并嗔怪地看了他一眼。

    “他没有阻拦的资格。”他瞥了我一眼,“而且那也不是爱情。”他摇了摇头。

     “他爱少女沾了胭脂的桃红色脸颊,少女的芬芳,以及一切明媚香甜。”

TBC.    

    

    

    

评论(4)
热度(5)

© Artemisia_Ele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