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生来死去,棚头傀儡
一朝线断,落落累累

 
 

夜晚露天咖啡馆

    我走向那黄色的一团光亮,红发青年正坐在一张白色圆桌旁,星光从他绿色的眼珠里流过。

    “晚上好,梵高先生。”

    “晚上好,康达维斯小姐(1)”

    “我能在这一团明亮却不旋转的黄色里,在兰卡散尔的条条框框中被你捡到,真是何等幸运。”

    我向侍者要了一杯咖啡,白色的烟雾升腾在我和他之间。

    “不,我只不过是向有烟的地方(2)走而已,仅此而已。”我顿了顿,补充道:“并且,您现在应该称我卡蒙度夫人了。”

    “我听说了那件事,关于您和雷诺阿先生的事情,我深表遗憾。”我接着说。

    “没什么遗憾的,比起康达维斯小姐今后要被称为卡蒙度夫人这件事。”他将他的目光从星光那里撤回,也将灵魂从墨蓝的天空抽回到温暖的咖啡馆。隔着咖啡飘散的烟雾,他不紧不慢地开口。

    我抿了一口咖啡,说:“介意与我谈一谈吗?您要知道,在这样一个晚风都沾染了花香的夜晚,人总是难免要关心一下爱情,并用手绢将眼泪擦拭的。”

    “对好奇心的美丽掩饰,卡蒙度夫人。”红发青年象征性地鼓了鼓掌。

    “晚风中只有罗纳河河水的味道,但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正如这段感情同样也没有什么好说道的地方。”

    “他在红磨坊街的露天舞会中,从整片整片的他最爱的,拥有柔和色调的色彩中看到了格格不入的我。这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天赋,远远及不上您在明亮黄色中找到我的才能。”

    “事实上我只是问了咖啡馆侍者......”

    他用一只手比出手势打断了我的话,并继续沉溺于那片色彩中,或者说色彩中的雷诺阿先生,摩挲着他褐色的发亮的烟斗,并用一种缅怀的神色继续说到:“他看到了我心里的那团火,于是他走过来陪我一起,而我也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

TBC.

评论(4)
热度(7)

© Artemisia_Elena | Powered by LOFTER